和拖延与焦虑作斗争,最近学到的东西,以及我学到的道理

Hi, 大家!好久不见!

这么长时间不更博客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看呢?公众号更久没有发了,哈哈。对不起啦。

上次我说,写作是和自己的战斗,现在我依然在这场战斗里。我无数次的提醒自己,完美主义是一种傲慢,而因为完美主义无法交出作品则伴随着自卑。

刚好今天,趁着做出了勇敢举动带来的兴奋心情,我终于可以来聊一聊。话题涉及一下几个:

  • 对自己写作内容的质疑
  • 该如何走下去?
  • 学了双拼,发现没那么难
  • 看了韩国暴躁姐的视频,决定做事更果决
  • 为了克服拖延,找线上自习室
  • 开直播抑制摸鱼,效果如何

在自我怀疑中蜿蜒前行的写作

曾经,卡文对我来说是不存在的。相信很多人是因为教程认识我的吧,写教程的时候,每一次写我都当做是最后一次,“只要说了最基本的,就可以了”。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利用自己的组织能力分享一下对有些人来说有点难度的事情,只要我表达清楚了,只要有读者读了文章说有用,我就觉得那篇文章的意义已经达成了。后来因为和社区的人有一些交流,因为有人想看而写。再后来,忽然有一天,我感到最初促使我写教程的那种使命感已经消失了。

我并不遗憾。在写教程的时候,我就知道那并非我想写的内容。可是有时候,我会感觉到有种难以言明的东西在催促我,当一个想法袭来,不把东西写出来就无法获得安宁。现在,那股莫名其妙的使命感终于离我而去了。我不再认为自己有义务去传授什么。

9月份我开始建博客。原谅我好像说了太多写作的困难,或许是因为我本身是敏感型的,敏感的性格带来细腻感触的同时,也让我过度思考。但,这些困难都是真实存在的。未来,如果在屏幕前的你,同样在为了自己的写作而纠结,请你明白,你不是孤单的。

很难,最开始的时候写博客非常难,我搁笔了很久,我像一个习惯了时刻对着镜头演戏的演员,忽然回到家里,无法演出真实的自己。

写教程是在,我内心面对着读者,进行一场表演,为了使内容传达到读者那里,这些是必要的。可是写博客,我忽然要放松下来。真的,我就是做不到,在博客中写那种严肃“有用”的内容,就像在家里穿西装那么怪异。

这个阶段,我开始有意毁掉那种完美感。我开始把目标定为写的很烂。我要摧毁那些一本正经的东西,我要在废墟之上重建起「自在」两个字。

然而要做到并没有那么容易。我并不想写一些无意义的呓语,我希望自己展示出的文字是有用的,能够带来一些启发。

然而,我的文字真的有用吗?

我的思考,并不系统,我自己也不过是这些年,什么书、什么文章都看;我也并不自律,并不成功,我,平平凡凡。我不够博学,足以成体系的输出高价值文章;我不够透彻,能够分享人生感悟。我也不是个自律的人,我自己有时候也不过是靠着喝几口鸡汤,给自己打鸡血。

这样,每当我有话题想写,就会觉得那太浅显了,分享一些并不干货的内容,看起来就像是把自媒体文章再稀释。

该如何走下去?

就这样不再写了吗?我的写作真的已经完全无用了吗?认真建立的博客就这样荒废了吗?我太知道放弃有多简单,而开始有多难了。

我真的没有东西可以分享了吗?我做不了谁的老师,也无意成为某种权威。我就是这样平凡的我,可是,我忽然想,既然我相信每个人都有闪光点,既然我那么善于发现别人身上的闪光点,我为什么不能看看自己值得分享的事呢?

即使我没有做出什么大事,我依然可以分享那些并不那么「寻常」的事。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,即使是我认为平常的事,一定也会有人觉得有趣。更何况,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有趣。

我喜欢进行生活实验,虽然有时候会三分钟热度,但也有坚持下来的事情。如果我分享自己的生活实验会怎么样?

而且,我并不是一个「偶像」形象,大家看到网络上的人和他们一样容易放弃、会失败、会怀疑自己,也许,就不会把自己这些情绪看做是失败的象征了。

你我皆是普通人类。

所以接下来,我打算写的博客就是:写我正在做的事。

这句话9月份的时候就在一位友链的博客中看到过,但是真正自己想明白,从内心总结出同样的话,我花了两个月。

接下来就说说从上次发博客到现在,发生了什么、我做了哪些事吧。它们都是一些小小的事情。

用KG笔记法,沉迷读书做笔记

从10月份开始,实践KG笔记法,笔记类型分为:概念笔记、实体笔记和关系笔记。同一个主题的笔记放到同一个文档里,两个实体/概念笔记之间的关系抽离出来放到关系笔记里。

一开始做很难,如何识别主题词是个需要练习的技能。为了实践笔记,我开始读那种非常厚的教科书。教科书的好处是概念清晰,概念间的关系也明确。

随着做主题笔记越来越熟练,每做一张主题卡,每能做出一张关系卡,内心就有种满足感。于是这段时间,一有空就是做笔记。

学了小鹤双拼,发现没那么难

上次我说得到的一个启发是:在“这太难了,我放弃”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前,改为“我试一试”。

后面我不断地从这句话中受益。

第一件是,我想给自己喜欢的obsidian主题写一个配色,可是看到配色文件有500多行就放弃了。因为受到群友启发,我开始制止自己说「这太难了」。每当我脑海中想起这句话,我就变成“我试一试”。

做了才发现,改配色没有那么难,我一口气写了3个。

第二件是学双拼。有小伙伴推荐我双拼输入法,我早前就听说过双拼,也挺感兴趣的。但是,当我看到要重新记一遍键位,我就:不了不了。

12月2号,发完博客,我觉得我要把自己的启示执行到底,不能言行不一致。于是打开了小伙伴推荐的学习打字的网站。

开始学双拼才发现,双拼没有那么难。一开始只能照着亮起来的答案敲键盘,后来渐渐能记住了。两个小时就能上手,后面需要每天练习一段时间才能熟练。即使如此,要学会双拼也只用2个小时。

这件事进一步验证了事情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困难。

在我们下意识的畏难和反应之间,我们有选择的空间。

想法:这个好难--> 选择 --> 反应:我放弃 or 去做。

我们可以阻断条件反射,在每次觉得很难得时候,停在那里,然后有意识地选择另一条路。

看了韩国暴躁姐的视频,决定做事更果决

因为受到非常有行动力的人的启发,于是我想进一步的改变自己的行动力。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。有些人,一旦你见过,你就无法再停留在过去,无法继续成为过去的自己。他们就像光,只要你的内心有缝隙,就会照进来。

我的人生中第一次见到那么自信,那么有行动力的人,那种行动力有种摧枯拉朽的力量,所有困难在这种行动力面前都会被摧毁。行动力强的人,他们想做的事,百分百能做到。

我开始留意这方面的信息,于是在逛B站的时候看到有人推荐韩国博主暴躁姐。有人说,感觉暴躁姐的一天有48小时,有人说,暴躁姐一天做完了他们一个星期才能做完的事。我挑了几个视频看了一下,其实没有那么夸张啦,但暴躁姐真的说运动就运动,说学习立刻就能学好几个小时。普通人比如我,一个中场休息就是一个半小时。

这句话不是修辞。我观察了自己的晚间时间使用,从晚饭后,开始休息,一般是8点半,我开始靠在床上刷手机,然后11点的时候,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,看会儿书吧。此时2个半小时过去了。直到我关灯,已经凌晨1点半了。玩儿2.5小时,学2.5小时。

以前不观察的时候,更是往往聊天或者刷视频,一晚上就过去了。睡的时候只感觉时间过得飞快,什么都没来得及做,内心常常觉得后悔。

看了暴躁姐的视频,我的启发是:我可以把时间用在看剧、看电影、看书、写手账、学习,等等事情上,但我不应该继续把时间消耗在那些无意义的事情上,那些不会带来成长也不会带来开心和享受的事情,就是在杀死时间。

我开始想办法把自己从葛优躺中拉起来。靠意志力,失败了。

为了克服拖延,找线上自习室

然后我想到了社交因素,经过自我观察,我好像是他律型。是的,他律没有自律好,但是,靠自律不行了,就他律吧。目的是为了催我的大象做事情啊。

我想到了线上自习室,上网一查,出乎我意料的是,线上自习室是存在的,而且还蛮火的。

我一晚上尝试了好几种方案,最后Timing app可以实现录屏或者视频监督自习。一天之后我放弃了,原因是:我在Timing上没有结伴学习的人,随便进的自习室,对我也起不到激励的作用。我不想获得他们的好感,我做不到自律时,好像也没什么损失。自习界面一最小化,我就完全感觉不到来自他人的压力。这对我来说失去了监督的意义。

如果你想要和同学、朋友一起学习,更有氛围的话,我认为这类线上自习室还是有用的,如果能开着视频,一抬头就能看到小伙伴都在学习,就更好了。

开直播抑制摸鱼

关掉了线上自习室,我在朋友的启发下又想到了B站直播。对,我开了直播。手机下载直播姬,找好角度,露出电脑键盘和手,就可以开播了,前后折腾也就一二十分钟。

直播是把自己暴露在互联网上,就算没有人看,但是有人经过的可能性就会形成监督的效果。

效果如何?

有效,极致有效防跑神。开直播后我能连续专注3小时,中间也喝水、休息,停下来看看自己的直播窗口。因为镜头可以看到电脑屏幕,所以克制住了看消息的欲望。有效防止了一跑神就是一个多小时的状况。

也是一件冒险

开直播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突破惯常的事,是一件冒险。通过这件事,我也达成了“很有行动力地做没做过的事”的成就。

那些我没做过的事,没有那么难。

你看,想要用直播完成各种金钱、名声的收益很难,可是开始做这件事却那么简单。

也许很多我们觉得难的事情,都是增加了太多名为「成功」的条件。如果我的目的根本不是成功呢?如果我就是想尝试做突破常规的事情呢?

推倒那个名为「太难了」的墙,就可以得到「不完美但是做到了」的礼物。

尾声

感谢你看到这里,也感谢未知的你的陪伴。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,再会!